首頁 > 文化 正文
冰菓裡十文字事件的一點問題 - 冰菓十文字事件。感覺是一個朋友很有才華卻不好好用,自己很努力但

2021-11-20 08:53:30 作者:4376

網友:(匿名使用者)1樓

日文中『十文字』讀作『

jyuumonji』時指的是一個姓氏,讀作『jyuumoji』時意為『十個字』

是五十音排序來偷東西

被盜的社團就是清唱部(akaperabu)、圍棋部(igobu)、占卜研(uranaiken)、影研(eiken)和廚藝研(oryouriken)等

『ku』被跳過了,沒有遭竊。

不過若是嚴格按照犯罪宣告的話,『ku』並不是『沒有遭竊』,而是『沒有失去』。『以ku打頭的物件已經失去了以ku打頭的東西』。『十文字』沒必要再特意讓它『被失去』。

這是一個批判文。它是在向眾人控訴『ku根本就不在你們之中』。這就是說,『十文字』事件本身就是一個暗號。它是要向以『ku』開頭的物件,傳達『已經失去了』的資訊。

『ku』是人名,學生會長陸山宗芳(kugayama muneyoshi),『夕已殘骸』的作畫者。

『十文字』這一署名只是在暗示其對應著十個字而已,哪兒都沒說他只會襲擊社團。

『十文字』為什麼還要在現場留下一本『kanya祭導覽』呢?那並非是克里斯蒂『abc時刻表』的模仿品,而是受害人名單。留下『kanya祭導覽』時,你都會翻開到那頁。

這是為了讓『十文字』事件變成公平競爭——很可能原作『庫特利亞芙卡的排序』就是這樣的。你所翻到的,正是參與團體的一句話解說那頁!

被害者全是在這第三十三頁選的。被瞄上的不是超自然研而是廚藝研究會、不是電影研究會而是園藝社,這都不是偶然。比起犯罪宣告來說,現場留下的『kanya祭導覽』更像是預告狀。

另一方面,第三十三頁上並沒有『ku』打頭的社團。唯一一個以『ku』打頭的,就是學生會長陸山(kugayama)的名字。

『十文字』的規則是從『a』偷『a』,然後宣告說『a已經失去了a』。

如您滿意,請點選本回答下方“選為滿意答案”的按鈕!

希望您的及時採納!

冰菓十文字事件。感覺是一個 朋友很有才華卻不好好用,自己很努力但

網友:(芙侖谷)2樓

男1號,男2號:折bai木奉太郎→福部裡志du;

畫“黃昏顯zhi白骨(夕已殘骸

dao)”的不是和  伊原摩

回耶花同在漫研的學姐答  河內亞也子

而是這三對:

安成春菜:已轉學,“黃昏顯白骨(夕已殘骸)”的劇本作者田名邊治郎:總務委員,“黃昏顯白骨(夕已殘骸)”的背景畫擔當陸山宗芳:學生會長,“黃昏顯白骨(夕已殘骸)”的作畫以下劇透注意

田名邊治郎 → 陸山宗芳學生會長陸山宗芳很有作畫才能,但懶得去畫,而總務委員田名邊治郎看到這自己羨慕的才能被浪費,就製造了十文字事件批判他。

河內亞也子 → 安成春菜河內亞也子和安成春菜是好友,但卻因為創作的漫畫比不上春菜第一次寫出的“黃昏顯白骨(夕已殘骸)”而遲遲不肯去看這本漫畫。

福部裡志 → 折

木奉太郎福部裡志一心想親手抓住犯人“十文字”到處跑,卻輸給折木坐在教室推理得出的結論,只能以“期待”一詞來掩飾自己。

***或者說是動漫冰菓的十文字事件。感覺是一個 朋友很有才華卻不

網友:(匿名使用者)3樓

反覆看了好幾遍木魚水心的解說終於捋順這個故事的背景邏輯了。安城春菜是漫畫部成員但是卻負責原著,而且已轉學。總務委員會委員長田名邊治朗只是畫畫漫畫的背景跟的寫漫畫結語,然後解迷事件的策劃也是他。

學生會長陸山宗芳才是畫師,是那個第一次畫畫隨便玩玩就拿出傑作的休閒畫師。只是現在不畫了,河內學姐說隨便玩玩指的就是這位而不是轉學的安城。

網友:(匿名使用者)4樓

福部裡志→折木奉太郎

河內亞也子→安城春菜,安城春菜是《黃昏現白骨》劇本作者。

田名辺治朗→陸山宗芳

你指的是不是這個?

『氷菓』中的十文字事件

網友:(拉蒂法的騎士團)5樓

大體是一bai致的:羨慕加嫉妒,du有小區別:福部是對

zhi自己能力不足的感dao慨,版

想超越男主卻失權敗了;河內學姐其實跟安城差距不大,但是就是不服輸,而且這個事件關於她的描寫不多,你看了第6卷的話可能瞭解得更多;田名辺是覺得陸山辜負了自己,他是明白自己是比不過陸山的

網友:(古他他他他)6樓

指令碼:賀東招二康泰:內海巨集子導演:

內海巨集子作畫監督:門脅未來料理對決《狂野戰士》獲得冠軍的古典部。在優勝的餘韻不冷的過程中,又帶來了令人擔憂的事件。

“十個字事件”。十個字為什麼發生了事件?我很在意!

冰菓中 十文字事件中 最後他們用什麼東西讓原稿弄著火了

網友:(芙侖谷)7樓

田名辺治朗從化學部弄來了鈉,夾到校對原稿中,然後他們往上面噴了點水,發生化學反應就**了。

冰菓**裡陸山宗芳意識到十文字是田名辺了嗎?

網友:(芙侖谷)8樓

第一個問題:

我覺得動畫中和**中都沒有提及。

動畫中最後文化祭結束,陸山宗芳開玩笑的說了句“好像也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來著”,田名辺的表情很落寞

然後陸山轉過頭來說了句“辛苦了”,田名辺也還是苦笑。

至於**中,只有這段描寫,就是折木和田名辺對話的場面,動畫裡也有,說明沒有意識到。

「這麼說,你真正想借『十文字』事件傳達的……無法開口的提問,是這樣嗎?——陸山,你讀過『庫特利亞芙卡的排序』了嗎?」

田名邊稍稍抬起頭。

「真是太漂亮了。」

「那,他的答案呢?」

「啊,你問答案啊。

安城同學花盡心思的原作劇本,阿宗連翻都沒翻過。暗號沒能解開,資訊沒傳達到。」

第二個問題:

**中也沒有說兩者關係可以——**最後是這麼寫的。

「連浴衣都不能借的兩人,怎麼都不能說是『可以推心置腹』的關係。」

說完,千反田對我露出了一個微笑。明明是笑臉,但我不知為何,總覺得這表情有一點點悲傷。而且,千反田也不是第一次給我這種印象了。

想了半天,我總算說道:

「兄弟姐妹不就是這麼回事嘛。我姐姐也……」

「我——」

千反田好像沒有聽進我的話,接下來根本就是她的獨白:

「還是想要兄弟姐妹。可敬的姐姐也好,可愛的弟弟也罷。」

穿著浴衣的我們依舊走著。夏天還未結束,看著眼前青空上的滾滾雷雲,突然之間我的心情好像都被搞壞了。

西山莊映入眼簾的時候,千反田總算接起了之前的話頭:

「但是,我覺得我一直都明白。弔頭的影子從來就不是什麼幽靈。世間的兄弟姐妹們,也並不都能發自內心地快樂相處……」

我並不想聽她接下來的說辭,所幸千反田也沒有繼續說下去。

我們慢慢走在蒼翠之間,悠哉地爬著緩緩的坡道。我從最開始就明白,千反田所言的兄弟是幽靈的同類,只消靠近一看,就會變成枯芒。

浸在這無處不在的暑意中,剛從溫泉出來的身體也不時滲出了汗水。坡上有個人影——梨繪看到漸漸走近的我們,正在山坡上使勁兒地招手示意。

網友:(匿名使用者)9樓

沒有。**沒有動畫裡陸山做閉幕式這個場景

求冰果第17集解讀

網友:(匿名使用者)10樓

我來補充一樓的吧,摩耶花看到學姐在欄杆上很輕鬆的畫出了她第二喜歡的漫畫body talk的logo,才知道原來那位學姐是這部漫畫的作者,她和那位學姐同樣很憧憬 黃昏到白骨 的作者。自己明明是如此的喜歡漫畫付出了這麼多的努力,但還是不好,還比學姐差遠了。而那位學姐的畫漫畫的能力其實也很高了,但就是覺得比不上,放棄了。

然後苦逼的女二就哭了,連學姐都還輕視自己的能力,技術更爛的女二。。。。。。

“天才對自己能力的輕視就像是對沒有才能的人的諷刺”就是這樣。

啊!男二和女二啊!

網友:(熾__涼子)11樓

個人看法。【純手打】

首先解讀一下。一些重要部分。

田名邊治朗引發【十文字】的起因。

首先在上一屆的文化祭。

田名邊治朗和陸山宗芳以及安城春菜三人作為《日暮屍骸》的作者賣出這個作品並在上面預言下一屆文化祭的十文字事件。

但是陸山宗芳並沒有盡全力把漫畫做得更好。在那之後就停筆了。

安城春菜在轉學。

最後只剩下田名邊治朗對漫畫還有熱情。於是獨自引發了十文字事件。

原因之一。為了表達對安城春菜的思念。

之二。為了向陸山宗芳傳達資訊。

田名邊治朗認為陸山宗芳是非常有才能的人。但陸山宗芳只是把畫漫畫當做玩耍。

田名邊治朗想向陸山宗芳詢問對《日暮屍骸》的看法。

【陸山。。你讀了[ 庫特里亞夫卡的順序 ]嗎?

而很明顯陸山宗芳連安城春菜發來的原作都沒有看。

資訊沒有辦法傳到。

福部的心情。

對奉太郎其實是抱有一種羨慕。卻又觸碰不到的感覺。

對於福部來說。奉太郎是屬於有才能的存在。

好像他推理出那些難題理所當然。

就像福部對【期待】這個詞的解讀。

【期待是由放棄而來的。】

表達了福部的心情。

特別想解開十文字事件卻做不到。他對奉太郎表示期待。因為自己做不到。已經放棄。

而奉太郎解開十文字事件沒有向大家公佈而決定自己和田名邊治朗談話。說明奉太郎對十文字事件並不是非常重視。

於是。作者表達福部的形象。就像是入須學長說的。

【天才對自己能力的輕視就像是對沒有才能的人的諷刺。】

福部則是後者。不甘心卻只能抱著祝福的心情。

摩耶花為什麼會哭這個地方暫時沒弄懂。。

網友:(霧島雅彥)12樓

推薦答案應該是沒什麼差錯了,不過我想以個人觀點解讀伊原摩耶花的心情,供後來者參考。伊原表露出對所喜愛事物的信仰,相信真正的傑作能夠被人們發掘與欣賞,然而事實是總有一些擁有同樣能力的人,他們的努力卻會被悄無聲息的埋沒,就像是河內的body talk“本以為不怎麼看漫畫的朋友,第一次的原作就畫出了那種漫畫,怎麼樣,實在很令人無語吧”這是河內的自嘲,卻也是一種無法抑制的自我失望與對嫉妒友人的內疚。伊原的淚水是對河內所說的命運感的隱隱抵抗,是她看到欄杆上的標誌之後的幡然醒悟。

我們的成長總會伴隨著這些不可名狀的感動。

網友:(匿名使用者)13樓

就是本來大家都以為是以五十音前十個開頭的社團為目標,可是跳開了く ,但是後來折木也有說陸山宗芳(くがやま むねよし開頭是く )丟了《......排序》的原作,所以他失去了東西,因此才說社團的東西不是被偷了,而是失去了吧。我想是十文字很想陸山再畫《......

排序》,所以就弄了個十文字事件,還蠻令人感動的我覺得劇情,還有什麼不懂的嗎?

冰果 求詳細講解十文字事件庫特利亞芙卡的順序是什麼?還有 陸山失去了什麼? 謝謝

網友:(匿名使用者)14樓

說白了就是按照字母表的順序,這裡利用的是日文的五十音圖的前兩行あいうえお,かきくけこ。(a,i,u,e,o,ka,ki,ku,ke,ko)十文字乍看是個姓,其實暗示的就是解碼方法。所有的10個失去的專案都在kanya祭宣傳手冊(或者說攻略)的一個版面上,選擇這個版面是因為學生會長的名字會出現在這一頁,於是“犯人”利用職權,在這一頁上,按上述規律編排了符合條件的活動部,即這些部的名稱的日文發音的首個音節是上述的10個音之一,這就是挑選這些部的標準,並沒有其他的內涵(詳見第十七集)。

接著犯人就按照十文字的順序開始犯案,讓這些部失去相應的首字音節的物品,並留下提示。犯人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說陸山(ku)(學生會長)失去了庫特利亞芙卡(ku)的漫畫原作(當然動畫裡也有說“犯人”其實是想說:“陸山,你看過庫特利亞芙卡的順序了麼?

")。然後說說犯人是怎麼找到的,庫特利亞芙卡在這裡指的是新漫畫的原作內容。陸山,“犯人”,還有原作的安城,前一年合作過一部叫《日暮現殘骸》的漫畫,並曾希望在下一年能再畫一部。

可是原作轉學,作畫也沒了興趣,即使原作完成了,陸山也沒興趣再畫了。覺得可惜的“畫背景的”,也就是犯人,覺得十分可惜,所以策劃了這個鬧劇。《日暮現殘骸》的安心院,就是分別用三人的姓名的首個音拼起來的。

折木就是用的排除法,最後發現與陸山親密知道他會畫畫,2年及以上,參加學園祭籌備,並符合首字母限制(ji,ta)的人只有一個,就是田名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