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正文
請解釋以下文字,並說明出處 - 請解讀這段話 - 並說明出處

2021-11-20 08:54:17 作者:1370

網友:(百度使用者)1樓

香港著名武俠**家金庸早年曾專修國際法,並有志做一名外交官。他的關於國際法和國際政治的隨筆文章讀來也透著真知和灼見。

他在《大國者下流》(見中國文藝網金庸特輯)一文中認為,在反對大國沙文主義與小國民族主義的問題上,下面的看法是真正的所謂泱泱大國之風:中國在漢唐明清四代時曾是大帝國,常去欺侮國境四周的外族,雖然近一百年來經常受外國侵略,經濟文化又極落後,然而條件改變之後,中國又強大了,那就得特別提防大國主義。

金庸引用了中國古書《老子》中的話:“大國者下流,天下之交,天下之牧。牧常以靜勝牡,以靜為下。

故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取大國。……夫兩者各得其所欲,大者宜為下。

”這段話大致意思是這樣:最低下的地方,才是眾川匯歸的地方,大國謙下,天下自然歸附。謙遜和平的經常以安靜戰勝囂張黷武的。

大國對小國謙下,就可取得小國的信賴;小國對大國謙下,才能取得大國的信任。但小國素在人下,不患不謙,所以大國要特別注意謙下。

請解讀這段話,並說明出處

網友:(匿名使用者)2樓

簡媜簡媜(1961年-),原名簡敏媜,臺灣宜蘭縣冬山鄉人,現代文學作家,以現代散文見稱於文壇,國立臺灣大學中文系畢業。

簡歷少年成長於宜蘭,13歲時,父親車禍過世,「父親」成為後來創作、追尋的焦點題材之一。高中負笈前往臺北,就讀復興高中,1979年入臺大哲學系,隔年轉入中文系。大學時,文采逐漸嶄露頭角,相繼獲得臺大文學獎、臺大文學院學生獎、全國學生文學獎,首部散文集《水問》即大學時期作品結集。

大學畢業後前往高雄佛光山普門寺從事佛經白話釋義工作,整理星雲法師文稿。佛光山上數年,其生命情調有所轉變,亦影響其創作風格。早期作品,中文系背景濃厚,文字雕琢細緻,情感濃郁;《浮在空中的魚群》、《胭脂盆地》等作品轉惟對都市生活觀察描寫;《女兒紅》、《紅嬰仔》則由女性,乃至母親的角色出發。

由於出身出版工作,其創作與作品出版隱約有其規劃,十數本結集,呈現多樣的風格與主題。曾任「聯合文學」主編、遠流出版公司大眾讀物部副總編、實學社編輯總監,又曾與陳義芝、張錯等人創辦大雁書店,目前專事寫作。

”三月的天書都印錯,竟無人知曉。”這是簡貞散文《四月裂帛》的開頭,多少年了,依然記憶如新。最初接觸到簡貞是她的那篇《漁父》,如果沒記錯的話當是在一本散文年鑑上看到的,那時給我印象極深,我以為那樣情感濃烈文字詭譎的散文簡直和李黎的《悲懷二簡》有得一比。

我曾經有一個近乎偏激的論斷:大凡學中文專業的人寫出來的東西總擺脫不了一股雕鑿的匠氣。但簡貞的文字顯然是個例外。

惟其例外,才顯出簡貞的特立獨行。

這個學中文出身的女子不僅有著杜拉斯般的愛情使命感,更可貴的是文字在運用古典意象上達到了”存乎一心”之妙,所謂”行於所當行,止於所當止”。譬如那篇篇幅極短的《相忘於江湖》,這個題目可不好寫,作者在文中刻意淡化了人物、年代與地點,寫出了一種灑脫之氣,有著宋元山水畫的意境。至於最有名氣的那篇《四月裂帛》,前人評述甚多,我也不敢亂加評點,這確是簡貞最見功力的文字,文字中那份真摯濃烈的情感叫人動容。

嗚呼,世間不成眷屬之有情人何其多矣!

可能是長久接觸佛經的緣故,佛經對她的影響極大,簡貞在自己的散文世界裡始終扮演著”千歲老人”或者”得道高僧”的角色,孜孜不倦地闡釋著自己的人生哲學,似乎臺灣的女散文家都有這種表達的慾望,相反她們對政治與現實一般比較陌生與厭倦。簡貞的思想核心應該說是宿命的,她對生命最本質的認知,就是要恪守既定的社會秩序。這種想法與時代已經隔的很遠了,女權主義可能更會不以為然的。

但簡貞自己卻是快樂的,別人無法勉強。

簡貞的童年是在鄉村長大的,這必然會影響她的散文創作。而鄉村那種古樸、圓和、親切的氛圍讓她獲得的更多的是生存的寧靜。譬如她在《水問•夏之絕句》寫道:

”夏乃聲音的季節,有雨打,有雷響,蛙聲、鳥鳴、及蟬唱。蟬聲足以代表夏,故夏天像一首絕句。而每年每年,蟬聲依舊,依舊像一首絕句,平平仄仄平。

”空曠悠遠的夏天,夢幻般的童年感觸,在簡貞的筆下呼之欲出。

後來,簡貞揹負行囊遠離故鄉,走進了繁華如夢的臺北,領略都市的另一種況味。在《浮在空中的魚餅》的集子裡,簡貞刻畫了臺灣社會上一些簡單的人,描寫了臺灣社會上一些簡單的事,然而在這些人與事中點點滴滴地滲透著她對人情、人性的渴慕,渴望迴歸到以往一度體驗過的和諧的人倫關係。這種對傳統主題的復歸,使得簡貞的散文中瀰漫了濃濃的古典主義情懷。

畢竟曾經深受過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她只能在這種影響下戴著腳鐐跳舞。

旦夕之間,情知對於生命的千般流轉,盡須付與無盡的忍愛

深情即是一樁悲劇 必得以死來句讀

你真是一個令人歡喜的人,你的杯不應該為我而空

——簡貞《四月裂帛》

當我無法安慰你,或你不再關懷我,請千萬記住,在我們菲薄的流年,曾有十二隻白鷺鷥飛過秋天的湖泊

——簡貞《四月裂帛》

認識你愈久,愈覺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處清喜的水澤

幾次想忘於世,總在山窮水盡處又悄然相見,算來即是一種不捨

——簡貞《四月裂帛》

網友:(匿名使用者)3樓

我想意思要用心去悟 。出處:簡楨《四月裂帛》 認識你愈久,愈覺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處清喜的水澤

幾次想忘於世,總在山窮水盡處又悄然相見,算來即是一種不捨

——簡貞《四月裂帛》簡媜(1961年-),原名簡敏媜,臺灣宜蘭縣冬山鄉人,現代文學作家,以現代散文見稱於文壇,國立臺灣大學中文系畢業。

簡歷 少年成長於宜蘭,13歲時,父親車禍過世,「父親」成為後來創作、追尋的焦點題材之一。高中負笈前往臺北,就讀復興高中,1979年入臺大哲學系,隔年轉入中文系。大學時,文采逐漸嶄露頭角,相繼獲得臺大文學獎、臺大文學院學生獎、全國學生文學獎,首部散文集《水問》即大學時期作品結集。

大學畢業後前往高雄佛光山普門寺從事佛經白話釋義工作,整理星雲法師文稿。佛光山上數年,其生命情調有所轉變,亦影響其創作風格。早期作品,中文系背景濃厚,文字雕琢細緻,情感濃郁;《浮在空中的魚群》、《胭脂盆地》等作品轉惟對都市生活觀察描寫;《女兒紅》、《紅嬰仔》則由女性,乃至母親的角色出發。

由於出身出版工作,其創作與作品出版隱約有其規劃,十數本結集,呈現多樣的風格與主題。曾任「聯合文學」主編、遠流出版公司大眾讀物部副總編、實學社編輯總監,又曾與陳義芝、張錯等人創辦大雁書店,目前專事寫作。

”三月的天書都印錯,竟無人知曉。”這是簡貞散文《四月裂帛》的開頭,多少年了,依然記憶如新。最初接觸到簡貞是她的那篇《漁父》,如果沒記錯的話當是在一本散文年鑑上看到的,那時給我印象極深,我以為那樣情感濃烈文字詭譎的散文簡直和李黎的《悲懷二簡》有得一比。

我曾經有一個近乎偏激的論斷:大凡學中文專業的人寫出來的東西總擺脫不了一股雕鑿的匠氣。但簡貞的文字顯然是個例外。

惟其例外,才顯出簡貞的特立獨行。

這個學中文出身的女子不僅有著杜拉斯般的愛情使命感,更可貴的是文字在運用古典意象上達到了”存乎一心”之妙,所謂”行於所當行,止於所當止”。譬如那篇篇幅極短的《相忘於江湖》,這個題目可不好寫,作者在文中刻意淡化了人物、年代與地點,寫出了一種灑脫之氣,有著宋元山水畫的意境。至於最有名氣的那篇《四月裂帛》,前人評述甚多,我也不敢亂加評點,這確是簡貞最見功力的文字,文字中那份真摯濃烈的情感叫人動容。

嗚呼,世間不成眷屬之有情人何其多矣!

可能是長久接觸佛經的緣故,佛經對她的影響極大,簡貞在自己的散文世界裡始終扮演著”千歲老人”或者”得道高僧”的角色,孜孜不倦地闡釋著自己的人生哲學,似乎臺灣的女散文家都有這種表達的慾望,相反她們對政治與現實一般比較陌生與厭倦。簡貞的思想核心應該說是宿命的,她對生命最本質的認知,就是要恪守既定的社會秩序。這種想法與時代已經隔的很遠了,女權主義可能更會不以為然的。

但簡貞自己卻是快樂的,別人無法勉強。

簡貞的童年是在鄉村長大的,這必然會影響她的散文創作。而鄉村那種古樸、圓和、親切的氛圍讓她獲得的更多的是生存的寧靜。譬如她在《水問•夏之絕句》寫道:

”夏乃聲音的季節,有雨打,有雷響,蛙聲、鳥鳴、及蟬唱。蟬聲足以代表夏,故夏天像一首絕句。而每年每年,蟬聲依舊,依舊像一首絕句,平平仄仄平。

”空曠悠遠的夏天,夢幻般的童年感觸,在簡貞的筆下呼之欲出。

後來,簡貞揹負行囊遠離故鄉,走進了繁華如夢的臺北,領略都市的另一種況味。在《浮在空中的魚餅》的集子裡,簡貞刻畫了臺灣社會上一些簡單的人,描寫了臺灣社會上一些簡單的事,然而在這些人與事中點點滴滴地滲透著她對人情、人性的渴慕,渴望迴歸到以往一度體驗過的和諧的人倫關係。這種對傳統主題的復歸,使得簡貞的散文中瀰漫了濃濃的古典主義情懷。

畢竟曾經深受過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她只能在這種影響下戴著腳鐐跳舞。

旦夕之間,情知對於生命的千般流轉,盡須付與無盡的忍愛

深情即是一樁悲劇 必得以死來句讀

你真是一個令人歡喜的人,你的杯不應該為我而空

——簡貞《四月裂帛》

當我無法安慰你,或你不再關懷我,請千萬記住,在我們菲薄的流年,曾有十二隻白鷺鷥飛過秋天的湖泊

——簡貞《四月裂帛》

認識你愈久,愈覺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處清喜的水澤

幾次想忘於世,總在山窮水盡處又悄然相見,算來即是一種不捨

——簡貞《四月裂帛》

或許行年漸晚,深知在勞碌的世間,能完整實踐理想中的美,愈來愈不可得,觸目所見多是無法拼湊完全的碎片。再要苦苦怨忿世間不提供,徒然跟自己倒戈而已。想開了,反而有一份隨興的心情,走到**,賞到**。

不問從何而來,不貪求更多,也不思索第一次相逢是否最後一次相別。

——簡貞《落葵》

秋天把舊葉子揉掉了,你要聽新故事嗎。靜靜的河水睜著眼睛,笑著說:總有回家的人,總有離岸的船

——簡貞《浮舟》

誓言用來拴騷動的心,終就拴住了虛空。山林不向四季起誓,榮枯隨緣;海洋不需對沙岸承諾,遇合盡興

連語言都應該捨棄,你我之間,只有乾乾淨淨的緘默,與存在。

——簡貞《海誓》

時光,重疊在一棵樹上。

舊枝葉團團如蓋,新條從其上引申。時光在樹上寫史,上古的顏色才讀畢,忽然看到當代

舊與新,往昔與現在,並不是敵對狀態,它們在時光行程中互相辨認,以美為最後依歸

——簡貞《眼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