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正文
金聖嘆對於魯智深的評價 - 如何評價金聖嘆對魯智深的看法

2021-11-20 08:47:57 作者:926

網友:()1樓

少時讀水滸,覺得一群人魯莽殘忍,讀到一群人為救宋江劫法場殺死那麼多老百姓,把書一扔,再也不肯看下去。唯一一直不變深深喜愛著的書中人物是魯智深。偶爾看到王怡寫的這篇文章,甚妙甚妙。

花和尚的英雄本色   林沖與魯智深的故事,是水滸中膾炙人口、蕩氣迴腸的一段。這部香港片對兩人之間的情義渲染較多,在小馬哥的同名電影《英雄本色》中,我們已經看到香港電影的一個好處,即是把男人間“兄弟如手足“的情義表達到淋漓盡致。林沖和魯智深,在我們的歷史上算得是這種男人情義的一個經典,這類似的電影儘管有女主角穿插其中,都多半是個配襯。

像這部電影雖然有王祖賢出演林沖的娘子,比**中無名無姓的形象眉目清晰了許多,但站在男人之間,也還是一件爬滿蝨子的華麗衣服而已。魯智深叫她“嫂嫂“時,還是和武松叫潘金蓮一般,目不斜視。  不過90年代後期的香港電影有所不同,“勾引大嫂“的事情不知不覺就慢慢多了起來。

   回頭再看金聖嘆批點之水滸,對魯智深綽號中的一個“花“字感覺意味深長。光是喝酒吃肉如何又算得上花和尚呢?整部水滸中,有名有姓的女子本不多見,倒有一大半和魯提轄扯得上關係。

他三拳打死鎮關西,復而大鬧桃花村,都是起因於搭救弱女子。林沖的娘子一出場,他也不是叫喚“嫂嫂“這般生硬,而是直接上去便稱“阿嫂“。  高衙內號稱“花花太歲“,魯智深則是“花和尚“,不過只是少了一個“花 “字。

我的看法,此兩人見到林沖娘子,皆都動心動性。不過高衙內乃一急色鬼,驚動的是**之淫,而魯提轄則是坦蕩一君子,又自感粗俗,動的不過是意淫之心。對林沖娘子只有敬重,不敢冒犯。

頗有些“偉大的女性引導我們前進“的昇華之意。  最為可愛的是,魯智深絲毫不曾掩蓋他對“阿嫂“的仰慕關愛,自從大相國寺中林沖娘子受辱,林教頭畏懼權勢先自手軟,反要魯智深來發飆。次後兩人日日吃酒、習武,花和尚與阿嫂之間少不了有些交往,只是書中不曾明言。

然而妙就妙在自從第七回野豬林一別,魯智深和林沖便要等到第五十九回“三山聚義打青州“時方才重聚。  而重聚之時,魯智深真情流露,一上來便直奔主題,深動問道:“灑家自與教頭別後,無日不念阿嫂,近來有資訊否?

“   此一句如奇峰突起,金聖嘆批之曰“奇語絕倒,令人聞之,又感又笑“。當時場面可想而知,林沖這種死要面子的人難免尷尬萬分,若非魯智深是和尚,恐怕豹子頭便要拔刀相向了。  施耐庵作文實在是極為迂迴,且有耐性。

先不說魯智深與阿嫂情誼如何,等到四十回後才冒出這麼石破天驚的一句。林沖告知了他娘子的死訊後,魯智深如何作態反應也不急著去說。但在五十七回之前,花和尚嗜酒如命,而五十七回過後直至坐化,花和尚竟然從此涓滴不沾。

  你說是什麼原因?  而魯提轄與林教頭的一段義薄雲天的恩情,也從五十七回嘎然終止。自此全書再沒有一句話寫道此二人的任何交往。

    是真名士自風流,唯大英雄能本色。電影中加了一段林沖保家衛國的武戲。倘若把“英雄本色“幾個字送與林教頭,就有了些主旋律的味道。

所以這部香港武俠片我是在**電視臺電影頻道看到的。但在這個故事裡,我卻寧願把“英雄本色“這幾個字褒揚給花和尚魯智深,而不是當斷不能斷的林沖。  如果和一口一個“嫂嫂“的武松比起來,魯智深這個“英雄本色“更是胸懷坦蕩,當仁不讓。

武二亦免不了為嫂嫂動心,刻意壓抑自己,卻在最後關頭撕開嫂嫂胸脯的衣服,極其**的殺死潘金蓮。金聖嘆評曰,“嫂嫂胸前衣服,卻是叔叔撕開,千載奇聞奇事“。  林沖的娘子死後,魯智深從此滴酒不沾。

潘金蓮死後,武松卻開始殺人如麻。所以一個是花和尚,一個卻是苦行者。    在***兄弟情深的故事裡,大嫂勾還是不勾,都是悲劇。

能做到魯提轄這般結局的,既非聖人,也非小人。只好說他是英雄本色了。  說了半天,還是在男性的範圍內打轉,同樣把大嫂當作了無名無姓的陪襯。

所以最後反過來問一句:只不知林娘子意下如何?

如何評價金聖嘆對魯智深的看法

網友:(白土知道)2樓

在中國文學史上,金聖歎絕對是一個奇人。

你們推崇李白,我偏要說杜甫好。你們講四大名著,我偏整出六大才子書。

反正就是不走尋常路,特立獨行。

不過,他的點評卻讓人不得不擊節歎賞,每每都能點中要害,令不少文人折服。

比如,胡適就認為他是“大怪傑”,有眼光有膽色。

林語堂也稱他是“十七世紀偉大的印象主義批評家”。

周作人就更推崇他,認為“**的批第一自然要算金聖嘆”。

金聖嘆的名批有很多,最為出名的當屬點評《水滸傳》了。

他認為,《水滸傳》令人看不厭“無非為他把一百八個人性格都寫出來”。“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氣質,人有其形狀,人有其聲口”。

在他眼裡,一百單八將都分三六九等的,以此還給他們排名正序,以下便是。

一百八人中,定考武松上上。時遷、宋江是一流人,定考下下。

吳用定然是上上人物,他奸猾便與宋江一般,只是比宋江,卻心地端正。

宋江是純用術數去籠絡人,吳用便明明白白驅策群力,有軍師之體。

吳用與宋江差處,只是吳用卻肯明白說自家是智多星,宋江定要說自家志誠質樸。

宋江只道自家籠罩吳用,吳用卻又實實籠罩宋江。兩個人心裡各各自知,外面又各各只做不知,寫得真是好看煞人。

林沖自然是上上人物,寫得只是太狠。看他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徹,都使人怕。這般人在世上,定做得事業來,然琢削元氣也不少。

魯達自然是上上人物,寫得心地厚實,體格闊大。論粗鹵處,他也有些粗鹵;論精細處,他亦甚是精細。

然不知何故,看來便有不及武松處。想魯達已是人中絕頂,若武松直是天神,有大段及不得處。

李逵是上上人物,寫得真是一片天真爛漫到底。看他意思,便是山泊中一百七人,無一個入得他眼。《孟子》"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正是他好批語。

只如寫李逵,豈不段段都是妙絕文字,卻不知正為段段都在宋江事後,故便妙不可言。蓋作者只是痛恨宋江奸詐,故處處緊接出一段李逵樸誠來,做個形擊。

其意思自在顯宋江之惡,卻不料反成李逵之妙也。此譬如刺槍,本要殺人,反使出一身家數。

寫李逵色色絕倒,真是化工肖物之筆。他都不必具論;只如逵還有兄李達,便定然排行第二也,他卻偏要一生自叫李大,直等急切中移名換姓時,反稱作李二,謂之乖覺。試想他肚裡,是何等沒分曉。

任是真正大豪傑好漢子,也還有時將銀子買得他心肯。獨有李逵,便銀子也買他不得,須要等他自肯,真又是一樣人。

花榮自然是上上人物,寫得恁地文秀。

阮小七是上上人物,寫得另是一樣氣色。一百八人中,真要算做第一個快人,心快口快,使人對之,齷齪都銷盡。

楊志、關勝是上上人物。楊志寫來是舊家子弟,關勝寫來全是雲長變相。

秦明、索超是上中人物。

史進只算上中人物,為他後半寫得不好。

呼延灼卻是出力寫得來的,然只是上中人物。

盧俊義、柴進只是上中人物。盧俊義傳,也算極力將英雄員外寫出來了,然終不免帶些呆氣。譬如畫駱駝,雖是龐然大物,卻到底看來覺道不俊。柴進無他長,只有好客一節。

朱仝與雷橫,是朱仝寫得好。然兩人都是上中人物。

楊雄與石秀,是石秀寫得好。然石秀便是中上人物,楊雄竟是中下人物。

李應只是中上人物,然也是體面上定得來,寫處全不見得。

阮小二、阮小

五、張橫、張順,都是中上人物。燕青是中上人物,劉唐是中上人物,徐寧、董平是中上人物

世人對魯智深的評價

網友:(匿名使用者)3樓

有情誼的好人 我喜歡

網友:(騎著烏龜砍王八)4樓

我不知道世人是怎麼評價的,不過我的評價不是很好

求金聖嘆對水滸的評價,尤其是對宋江的評價。

網友:(牙牙的弟弟)5樓

一、對水滸傳的評價

他斥責“犯上作亂”,釋“水滸”之名為“惡之至,迸之至,不與同中國”,反對“以忠義予之”。

然而他又同情民生疾苦,痛恨魚肉良民的官吏和行同盜賊的官軍,並意識到“一高俅”之下還有“百高廉”,“千殷直閣”及其狐群狗黨,結成禍國殃民的社會勢力。

108人“不得已而盡入於水泊”是“亂自上作”,因而肯定了梁山英雄的反抗。

他還指出:《水滸傳》令人看不厭“無非為他把一百八個人性格都寫出來”。而塑造性格成功的關鍵是捕捉住人物的獨特的個性,“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氣質,人有其形狀,人有其聲口”。

即使是同一型別的性格,也要顯示出同中之異。

二、對宋江的評價

金聖嘆認定作者“痛恨宋江奸詐”,他認為“宋江是純用術數去籠絡人”,所以“時遷、宋江是一流人”,在一百單八人中“定考下下”。

擴充套件資料:

一、金聖嘆對魯智深的評價

1、妙哉此公,令人神往。

2、 魯達自然是上上人物,寫得心地厚實,體格闊大。論粗鹵處,他也有些粗鹵;論精細處,他亦甚是精細。然不知何故,看來便有不及武松處。

想魯達已是人中絕頂,若武松直是天神,有大段及不得處。

3、 魯達粗鹵是性急,史進粗鹵是少年任氣,李逵粗鹵是蠻,武松粗鹵是豪傑不受羈靮,阮小七粗鹵是悲憤無說處,焦挺粗鹵是氣質不好。

4、寫魯達為人處世,一片熱血,直噴出來。令人讀之,深愧虛生世上,不曾為他人出力。

二、金聖嘆對李逵的評價

李逵是上上人物,寫得真是一片天真爛漫到底。看他意思,便是山泊中一百七人,無一個入得他眼。《孟子》“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正是他好批語。

三、金聖嘆對林沖的評價

林沖自然是上上人物,寫得只是太狠。看他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徹,都使人怕。這般人在世上,定做得事業來,然琢削元氣也不少。

網友:(和藹的夜風)6樓

金聖嘆評《水滸傳》時的藝術見解則獨出手眼。他把人物性格的塑造放到首位,指出:《水滸傳》令人看不厭“無非為他把一百八個人性格都寫出來”。

金聖嘆說由於宋江的狡猾和姦詐,使出種種欺騙籠絡手段,愚弄矇騙了英雄,所以奪得領袖地位。

而塑造性格成功的關鍵是捕捉住人物的獨特的個性,“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氣質,人有其形狀,人有其聲口”。即使是同一型別的性格,也要顯示出同中之異。他自謂評書“直取其文心”,“略其形跡,伸其神理”,實即旨在探索創作規律,在這方面確實頗有創見。

他的評點中還涉及描寫一個人物的性格應表現出多面性、複雜性,又應表現出統一性、連貫性的問題,如他認為《水滸傳》中先寫魯達以酒為命,後寫魯達涓滴不飲,“然而聲情神理,無有非魯達者”,寫李逵樸至中又有奸猾,而“寫得李逵愈奸猾,便愈樸至”。

也涉及人物語言個性化的問題,“一樣人,便還他一樣說話”。在眾多的人物中應突出主要人物,如說“《西廂記》止寫得三個人:一個是雙文,一個是張生,一個是紅娘”,“若更仔細算時,《西廂記》亦止為寫得一個人。

一個人者,雙文是也”。

金聖嘆在評點的同時,也對原作加以修改,除詞句外,還作了全域性性的刪削。他判定《水滸傳》後50回系羅貫中“橫添狗尾”,故盡行砍去,自稱得“貫華堂古本”無續作,又偽造施耐庵序於前。遂成今傳的70回本。

又斷言《西廂記》第五本非出王實甫之手,也是“惡札”,故截去而以《驚夢》收尾。

金聖嘆提出另一種解釋,硬說由於宋江的狡猾和姦詐,使出種種欺騙籠絡手段,愚弄矇騙了英雄,所以奪得領袖地位。宋江是純用術數去籠絡人,吳用便明明白白驅策群力,有軍師之體。

吳用與宋江差處,只是吳用卻肯明白說自家是智多星,宋江定要說自家志誠質樸。宋江只道自家籠罩吳用,吳用卻又實實籠罩宋江。兩個人心裡各各自知,外面又各各只做不知。

從另一個方面來說,宋江也算是一個有本事的人。畢竟一個人要能立於群雄之首,那麼這個人必然是有領導範兒的,能夠籠絡人心,同時又有管理才能,這樣才能當好一方領袖。

在金聖嘆看來,宋江這個人是複雜的,很多時候所表現出來的並不似看到的那麼簡單,在光鮮的外表下也藏著一顆奸詐的心。